联系我们|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热线电话:  400-150-1169
 
物流行业
物流快运
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详情
中本聪是怎么做到在人肉搜索那么强大的互联网上隐藏自

作者:奇幻城娱乐-奇幻城娱乐网址-奇幻城娱乐官网      发布时间:2020-01-13 21:26:09

  中本聪是怎么做到在人肉搜索那么强大的互联网上隐藏自己的身份的?

  对密码、算法、经济学、社会学都有很高的造诣,能发明比特币协议并开发客户端的人并不是很多,他是怎么做到在一个高端的群体中,发明并开发比特币的同时深藏身与名的? 互联网那么发达,确定一个人的身份也很容易,就算他在发表论文、注册域名、发布软件的过程中都把自己的 IP 等信息隐藏得很好,但是在日常生活中不可能完全表现得什么事都没发生吧?他就不会跟身边的人提起?他身边的人就不会发觉?发觉之后就不会十传百?

  中本聪在密码邮件组中是一个年轻后辈(可能30岁出头),但地位十分显赫,在这个邮件组中,有菲利普·希默曼(PGP技术的开发者)、约翰·吉尔摩(太阳微系统公司的明星员工)、斯蒂文·贝洛文(美国贝尔实验室研究员,哥伦比亚大学计算机科学教授)、布拉姆·科恩(BT下载的作者)、蒂姆希·C·梅(英特尔公司前首席科学家)、阿桑奇(维基解密创始人)这样的大牛,虽然没有任何来自密码邮件组的成员对中本聪的评价,但我们可以从一些细节中了解中本聪在其中的地位。

  很遗憾后面补充的内容不符合知乎社区规范,我已将完整版发表于巴比特我们都是中本聪:那些孜孜以求建立密码学货币的先驱们,分享给各位。

  上海唯链科技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高级区块链研究顾问

  首先第一,中本聪并不像答主说的,在这些方面造诣很深。实际上,在早期的邮件中和他和其他加密邮件组交流时候所说的话就知道,他更多的是一个这方面的爱好者而非专家。

  第二,中本聪诞生的时代,互联网远没有现在这么发达。而他唯一的身份仅存在于加密邮件组和论坛,而此外,他并没有留下其他的足迹。

  中本聪是Dave Kleiman,之所以现在中本聪不暴露自己,是因为已经去世了。而当他还在世的时候,比特币并没有现在这么高的影响力。

  第四,中本聪不是Hal Finney,Hal在生前多次否认过他是中本聪。我与Hal的好友Phillip Zimmerman(两人是邮件加密算法PGP的两个发明者)聊过,他的回答是“Hal说过他不是,而我相信他。”Phil还说了另外一个关于Hal的轶事,是Phil说他后来去拜访Hal的遗孀,Hal家里摆着一台电视,是Hal当年买了几十万个比特币买的,而且当时Hal还很开心比特币能够卖钱了。他的遗孀开玩笑说这可能是世界上最贵的电视了。

  我感觉自从棱镜事件后,很多人或多或少都会去关注如何将自己隐藏起来的正确方法。

  粉碎棱镜——保护你自己的安全、隐私和自由!让我们逃离所有类似于棱镜项目、XKeyscore项目和Tempora项目的全球信息监控项目。

  这个网站在很大程度上已经揭示了躲避审查,或者躲避人肉的正确方式。

  从中本聪的聊天平台来看,有一个古老又有趣的技术值得我们注意:

  对。虽然说IRC服务器的确有确认的位置,并且应该也可以查到登录信息,但是如果先穿过tor,再开IRC,或许世界就会变得不一样了。

  不过别忘了,不用TLS加密就玩IRC是作死行为。

  PS:IRC可以完全不用登录,作为来宾你也可以使用临时的昵称,换来换去一句/nick就搞定了,确实也是非常方便,调查起来也会棘手一点。(如果要注册帐号,倒是需要使用邮箱,不过你也可以穿过tor去注册一个)

  PS/2:兹磁IRC的软件从命令行到图形再到浏览器扩展应有尽有,你们可以随便找一个自己喜欢的用上。IRC虽然有不能直接传图片的缺点,但是很多人会用图床解决,网上也有很多pastebin这样的站点。上传了图后把图片链接发到IRC聊天室里就可以了。

  对于个人来说,最基本的保障自己安全的方式是

  有些网站只在登录界面使用https,可这有什么意义呢?

  cookie会在你不用https的时候明文传输,若有你不知的中间人在场就可以分分钟嗅探到这些东西,然后看你资料只是小事,万一给改了密码呢?万一和某程一样改邮箱没有验证呢?

  而且你还是弄了证书弄了签名,既然不全站加密你搞的这些毫无卵用还花了这些钱……

  这个https的事情在斯诺登的TED演讲里也提到过,其中他还用了类似生活大爆炸里sheldon用的那个遥控的,屏幕显示自己脸的机器人。

  之前时不时提到Tor这个洋葱头,它有什么特别之处?

  我个人对其工作原理了解有限,不过可以告诉你们,请看看这个

  Tor prevents people from learning your location or browsing habits.

  Tor is for web browsers, instant messaging clients, and more.

  Tor is free and open source for Windows, Mac, Linux/Unix, and Android

  首先,这张图(自己的Tor浏览器截图)应该可以说明,如果你需要的话你可以随时选用新的Identity,这样给提供内容的服务器感觉就像是另一个人一样(这样google会要你反复验证的,要注意一下)。

  有没有感受到神秘的套路?一层一层,每层都加密,对于一般人来说,这解密也太痛苦了吧?而且obfs4也是个混淆协议,专门针对某地使用的深度包检测设计的。

  然后,Tor本身也是个P2P的玩意。大家基本上志愿为你route,搭中继bridge的也不少。这玩意也不是那么容易死的,你封了大服务器,别的小桥依然活跃,整个网络也不会瘫痪。

  这就是Tor的魅力。当然了,你们可别作非法勾当,到时候像丝绸之路一个下场就有趣了。

  说了这么多,想隐身吗?当心身边的同学偷拍你的照片放网上(认线

  去中心化从中本聪开始,也是比特币存在的前提

  中本聪是怎么做到在人肉搜索那么强大的互联网上隐藏自己的身份的?

  船长认为:他是密码学史上的顶尖人物,能隐藏身份是很专业且能做到的的。

  中本聪的密码学造诣十分精湛,许多曾经被认为是冗余设计的错误,后来被证明都是正确的,比如精心挑选的Koblitz曲线,避开了美国国安局在加密标准中暗藏的后门。

  比如在椭圆曲线数字签名算法加密的基础上,再哈希两次,足以应付量子计算机的威胁……

  的域名,并保护性注册了。whois的信息都毫无价值地指向位于芬兰赫尔辛基的一家小型主机托管商。域名注册商为一家小公司,为什么选择这家公司,因为这家公司的服务声称他能为用户的域名注册提供匿名性保证。中本聪哪怕与最亲密的合作伙伴交流也使用加密,而且从不透露个人信息。

  比如伪装英式拼读,格林威治时间的作息规律,日本名字,论文中“WE”的第一人称,使用生僻的科技术语,模仿密码学同仁的写作风格,反复使用‘of course’无逗号隔离,不同于惯用的方法(‘the problem of course is’);使用‘preclude’一词(仅在1.5%的密码论文中出现)……他的这些障眼法取得了不错的效果,已经有无数研究者、情报人员调查过他的真实身份,候选人多达几十位,有天才数学家,有技术大牛,还可能是团队,但没有一个得到核实。

  他不是“在互联网上隐藏身份”,他根本就不在互联网上! 中本聪退出BTC项目后,就再没在网上发过言,等于是这个身份退出互联网了,你怎么去人肉呢?这才是最高级别的匿名,根本不再出现了。 等于这个人死了一样,你那里找到他呢? 当然我相信他还在上网,只不过再也不用中本聪这个名字,这时候如果他自己不用私钥去签名,你凭什么认定他就是中本聪?

  “我不想要钱,不想要名气,也不想要人们的崇拜,我只想不被外界打扰。” —— 这位自称为比特币的创始人,Craig Steven Wright 向 BBC 表示。

  人们知道的,只是一个化名为 Satoshi Nakamoto 的人物,他一手缔造了比特币,却在网络上隐匿着自己的身份,只通过电子手段与外界交流,从来没有人知道他是谁。2011 年,他对外表示自己已经有了新的项目,自此淡出了比特币的日常维护与开发。后来的维护者们甚至在项目中比他贡献了更多的代码,然而,自从 2009 年比特币出现以来,人们一刻都没有放弃寻找比特币之父的真实身份。

  猜想从来没有中断过,鉴于这位化名为 Satoshi Nakamoto 出现的踪迹本来就十分稀少,人们只能从仅有的蛛丝马迹中寻找他的存在。有人猜测他是英国人,因为他的用词中有像「Bloody Hard」这样的英式说法,也有人根据他仅有的几封邮件的时间戳,猜测他生活在美国东部时区,更有人根据他的理念、化名等等,猜测他是荷兰的社会主义者,是日本的数学家,是爱尔兰的学生……在所有被怀疑的对象中,最为广泛猜测,甚至登上过纽约客、新闻周刊的是这两个人:Nick Szabo 和 Hal Finney。然而前者否认了,后者已经不在人世。甚至,有人觉得比特币如此精巧的设计,一定是出自于团队之手,Satoshi Nakamoto 是一伙人,而不是一个人。

  事实上,这不是 Craig Wright 第一次和比特币之父,也就是化名的 Satoshi Nakamoto 扯上关系。在去年年底,就曾有人匿名向 Wired 和 Gizmodo 两家媒体报料,声称 Craig Wright 极有可能就是比特币之父,他们提供了 Craig Wright 的许多邮件、通话信息、财务记录等等,种种迹象表明,Craig Wright 和比特币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然而就在报导发出不久之后,Wired 根据一些背调情况又推翻了这个结论:他们发现,Craig Wright 在 LinkedIn 上声称自己拥有的学位与事实并不相符,他的公司宣称向 SGI 购买过超级计算机,也被后者否认。自此,寻找比特币之父又暂时陷入了僵局。更蹊跷的是,几乎是新闻报料的同一时间,澳大利亚的税务部门对 Craig Wright 和其公司展开了一场突击调查,但是从来没有人知道调查的具体原因和结果。从始至终,Craig Wright 在整个事件中保持了沉默,但是他离开了澳大利亚,前往伦敦的办公室工作。

  如果他真的就是 Satoshi Nakamoto,那么他的财富相当惊人。目前在流通中的比特币价值大约 70 亿美元,而 Satoshi Nakamoto 作为比特币最早的探矿人,据估计手头持有的比特币有 4.5 亿美元之多,尽管这些钱随着 Satoshi Nakamoto 的消失,也好像尘封了一般,不曾有过任何转移。Craig Wright 表示,随着他的复出,在不影响比特币汇率的前提下,他会慢慢地变现这部分钱,用于他的研究项目。

  至于当时为什么会想到用 Satoshi Nakamoto 这个化名?Craig Wright 表示,这个名字源于 17 世纪一位日本的哲学家和商人:Tominaga Nakamoto,他在那个时代开启了对循规蹈矩的批判思潮,并且支持自由贸易。至于为什么是 Satoshi,Craig Wright 并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告诉记者,这部分他想继续保持神秘。

  作为比特币之父,是否名副其实,拥有相匹配的技术和实力背景?

  Craig Wright 要想拿出只有 Satoshi Nakamoto 本人才可能拥有的证据,说容易也容易,说难也非常难。这里要提及一下比特币的基本构成,就像银行账户一样,每一个人都可以有多个比特币账户,而每一个独立的比特币账户,都有两个关键组成部分:1)一串由 27-34 个字母或数字组成的比特币地址;2)一个用以加密和验证身份的私钥;比特币的持有人,可以通过用自己的私钥来加密信息生成一个数字签名。除此之外,比特币的作为一种货币,要想实现增量,就必须依赖挖矿,而挖矿这种能力,来源于你的计算机运算能力,它们就是比特币世界的印钞机。每一座新矿都会和对应的比特币地址绑定,Satoshi Nakamoto 作为最早的挖矿人,他应该拥有这些私钥。除此之外,Satoshi Nakamoto 还是第一个进行比特币交易的人,当年曾把第九区块的挖到的比特币,转给了 Hal Finney,也就是之前同样曾被怀疑是比特币之父、现已不在人世的那位。

  在验证的过程当中,Craig Wright 用九矿的私钥加密了一段 1964 年 Jean-Paul Sartre 在拒绝接受诺贝尔文学奖的演讲片断,并且把这个过程公布在了自己的博客上。同时,他还单独私下向 The Economist 展示了一矿的验证过程,并且整个过程还有两位见证者:Jon Matonis 和 Gavin Andresen,他们都是比特币基金会的成员,后者更是一度在 Satoshi Nakamoto 淡出后,担任了整个比特币社区的首席开发者。

  但是问题在于,由于加密的文字是事先准备好的,并不代表 Craig Wright 真的有对应的私钥,而可能是事先已经生成的。另外,Craig Wright 也没有进行真的转账,按他的说法,目前自己名下的比特币都托管在一家信托名下,他自己个人无法直接动用。在这样的情况下,The Economist 提出,是否可以由他们来提供一段加密的信息,但被 Craig Wright 拒绝了,总结他的意思就是:已经演示了这么多了,爱信不信啦。

  除此之外,关于此前的履历问题,Craig Wright 表示之前写在 LinkedIn 上面的部分履历的确不是真实的,但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不想透露过多个人的信息,故意制造烟雾弹。按照他最新提供的简历,他的确在查尔斯特大学拥有三个硕士学位,在该校还有一篇计算机科学的博士论文正在审核中,并且还在伦敦大学就读金融学硕士。这些学历和工作经历,基本都得到了证实。

  Craig Wright 是一位文字爱好者,有近 100 篇的各类会议报告、文章、书籍。除了大多数是和计算机安全有关的短篇外,其它文字的涉猎面非常广:横跨了经济、、风险管理等等领域。他表示,自己还有几篇关于比特币的论文正在评议当中,The Economist 也看了其中的一部分,用他们的原话来说:尽管说不上非同凡响,但也还算凑合。

  而基于 Craig Wright 这些大量的文字,一家名为 Juola & Associates 的文体分析公司,将 Craig Wright 的文字与当年 Satoshi Nakamoto 在网上发布的比特币白皮书进行了文本分析,认为两者不太可能出自同一人之手。Craig Wright 表示,当初那份白皮书并非出自他一人之手,还有另外一个朋友的密切参与:Dave Kleiman。只可惜,这位美国的朋友已经在 2013 年离开人世,死状也非常凄惨,由于早年车祸,常年生活在轮椅上的 Dave Kleiman,被发现时已经尸体腐烂。

  更蹊跷的是这个时间点,比特币社区正在经历一场内战,对峙双方显然对于比特币未来的发展持有鲜明不同的立场,一派主张保持小而美,一派主张比特币成为主流的支付手段。尽管 Craig Wright 在表明身份后,也表达了自己希望继教保持淡出的意愿,但显然他对于比特币的发展有着非常强烈的想法,无论是他目前从事的工作,还是即将发表的论文,都和比特币密切相关,其所言和所行相当矛盾。

  更为矛盾的是他对于名气的渴望。在接受采访的过程中,他多次强调自己写过许多篇文章,甚至比 Szabo 还多,后者也就是那位网友心目中 Satoshi Nakamoto 的热门人选之一。而在六个月前,早在第一次被媒体将他和 Satoshi Nakamoto 扯上关系之前,他就已经找到了苏格兰的一位传记作家 Andrew O’Hagan 为其撰写长篇报导。截止目前,Andrew O’Hagan 已经完成了对他本人、家人、同事的采访,并且相信 Craig Wright 就是 Satoshi Nakamoto。然而,这显然和 Craig Wright 这次主动公开身份的动机相背,按他的说法,如果他不想要名气、关注和认可,为什么六个月前又要大费周章地请来传记作者呢?

  另一个疑点,Craig Wright 在自己的博客上公布了证明之后,不久就被网友发现其证据存在严重问题。简单来说,他所公布的证据,任何一个人根据之前 Satoshi Nakamoto 已经留下的信息,都可以制造出相同的「证据」。但 BBC 和 The Economist 私下看过的证据,显然又强于所公开的证据,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有没有可能是记者被忽悠了?

  但这同样无法解释 Gavin Andresen 的背书,作为比特币社区的核心开发成员,他在 Craig Wright 身份曝光后,在自己的博客中公开为其真实性背书。不过有意思的是,由于 Craig Wright 的新闻披露之后,在这短短的 10 个小时里,Twitter 和 Reddit 已经有铺天盖地的质疑,许多人不惜认为这整个事件就是一场阴谋,甚至 Gavin Andresen 本人也已经被盗号了。于是,Gavin Andresen 目前在 Github 比特币项目中的权限,已经被其他成员暂时冻结了,因为整个社区坚定地相信:Craig Wright 极有可能是假的,Gavin Andresen 一定是被盗号了。

  几个月后的今天,我去了家乡的兰州拉面,“餐单”(共识协议)依旧是老样子,我不禁肃然起敬,恭恭敬敬叫来了服务员点了一碗普通的兰州拉面,吃完后我一边扫描微信支付二维码一边靠近收银员的耳边说道

  中本聪,乍一听是一个日本人的名字,在他的P2P基金会网站的个人资料中,他自称是一名居住在日本的37岁男士。

  然而这个说法却疑点重重,他的英文书写如母语般纯熟道地,却从没有使用过日语。用他的姓名在网上搜索,无法找到任何与这个人相关的信息……

  2016年5月2日,一条新闻火速登陆了各大媒体的头条,文章的标题大而亮眼:比特币创始人“中本聪”身份已揭晓,文章里出现的是一个澳大利亚男士,名叫

  早在2015年12月,两家期刊Wired和Gizmodo突然之间接到一封据称是从赖特那里偷来的文件,这两封文件中的内容都指向他曾参与比特币项目,于是赖特一夜之间成为了当年最火爆的”中本聪候选人“。

  这一切的证据表明,赖特如果不是中本聪,至少也应该多少与中本聪有过深度的接触。

  在2008年与赖特有深度接触的人并不难找, 第二个“中本聪候选人”随即浮出水面。

  2009年1月比特币发布之前,赖特曾寄给克里曼一个文件,其中讨论了一篇他们共同写作的论文。除此之外,赖特还谈论了要不要让他的雇主买断他当时的工龄,用所得的钱投资计算机处理器来让(他们的)想法成真。

  到此为止,种种迹象表明这个克里曼才有可能是真正的中本聪:他与赖特有过深度合作,并且来往中还提到了比特币以及那笔金额庞大的基金。

  这就不得不说说另一个“中本聪候选人”:多利安·中本。

  事实上,早在2011年1月,中本聪在给最后一个问题作出解答后,便彻底退出了大家的视野。2014年的这条消息发布,距离中本聪发布的最后一条消息,已经过去了整整三年。

  我已经不再参与它了,不能讨论它。它已经被转交给其他人。他们现在在负责。我已经没有任何联系。

  除此之外,关于多利安·中本是中本聪的证据,还有一个广泛流传的版本:

  猫神并没有找到这条消息具体的来源,但却意外查到了当初黑客黑进”中本聪邮箱“的图片。

  图中显示名叫“中本聪”的邮箱主人于 2013 年 6 月 14 日在 Card Reader Factory 购买了一款读卡器,订单发票寄送和送货地址为密苏里州圣路易斯某地,而多利安实际居住在洛杉矶。

  欢迎大家关注我的专栏:猫话区块链,获取更多区块链相关资讯

  中本聪是第三类生物,指引人类进步来帮助地球生命走他们曾经走过的道路。也许他们曾经尝试过,迫于某些原因而中断。

  古代文明有明显的跨智慧等级的现象,古埃及人是没有理由把自身文明智慧隐藏,除非那不属于他们。

  低阶级的意识形态,是无法看到并理解高阶层事物。

  火焰,不是人类学会了取火才出现火焰。火焰一直存在,只是在那之后人类才能够理解认识到火焰,然后火焰才出现在了人类意识中。

  人类没有经验的东西,不代表不存在,而是超越之身意识的高级智慧。人类可以理解并想象到一维二维三维,从来不会理解十维是什么样子,也无法想象。

  低阶层,无意识,即便存在于客观宇宙中,人类也是“盲人”,随着文明的发展进步,意识形态在逐步提高,尚且不能理解的东西,开始能够接受。这也是进化的一种体现,回到十六世纪为人类指导互联网这一概念,是没有意义的。只有在过渡阶段,恰到好处的提点一二,人类才能够理解并完成升华!

  就比特币而言,更值得人类发现的是这一概念的出现。人类历史上从来不存在的现象,再一次进入到这一文明。

  想一想,如何让一个东西存在唯一的普世价值,且不会被剥夺不会被创造,与世界共存共亡。

  火焰一旦被人发现,就再也不会被遗忘,除非最后一个人类死去。

  为了维持公平,一个人管理一群人,其本身就是不公平,但一直以来人类文明都是如此。

  认为它存在,它就存在。认为它不存在,它就不存在,这可能吗? 可能。

  A把B的汽车夺走,B会自己制造一个一模一样的汽车,同时全世界都承认B汽车的存在意义以及A汽车的无意义。

  中本聪发表的论文,每个人都可以夺走,但夺不走它存在的意义:“全世界都承认了中本聪发表而非其他人。”,这是互联网带来的概念,当某人删除了中本聪原文,任何一个复制本都能成为原本,但不是有任何一个中心来决定,而是有所有人决定,即为去中心化。当然比特币就是这样来保证其独特地位。

  如若网络进入人类,或者人类进入网络,三维生物也许会提升自己的维度,那么在计算机中,B产生一辆汽车,同时A抢的汽车失效,都是能够理解的存在。

  比特币重要的是概念,远不是停留在表面的货币价值,如果能够认识到,生命存在的意义是建立在对于客观世界的理解中,那么踏出银河系和化身为0和1又有什么本质区别?

  也许,中本聪不过是一串0和1构成的生物,我们恰巧发现了他们,或者是他们恰巧发现了我们。 不巧的是我们不是一个维度,在彼此的探索对方。

  那中本聪到底是谁呢?其实最有可能的人叫 HAL Finney。

  数学很多“脑洞大开”的想法在不断的被验证与被实现,在微博与贴吧,微信之前,他被认为是中国网络头号牛B写手。

  记得在2005年的时候,有个叫千里夜行人的网友在强国论坛上写了篇奶牛模型的文章,拉开了一场为时至少半年的讨论,全球华人大参与。数学在那个时候强行从正反方面推导了整个世界的货币运行机制,借鉴苏联的计划经济与改开前的中国“工分”所取得的巨大成就。在2005年,他提出了《三公司模型》,无数人轮番上阵攻打都没有办法攻破。

  三公司模型里详细的写了虚拟货币必须产生,而且总量恒定,生产必须费力的概念。

  数学一直被无数网友推崇,但现实中不被看重。他自称是全球顶尖的数学家,也懂计算机,更是无数粉丝认为的科学家,经济学家,文学家。。。。但自2005年提出这个虚拟币的构想后,他写贴子就不如之前勤力,我有一段时期没有关注数学的贴子,但是,最近几年,无论比特币暴升还是暴跌,数学都从不写文章讨论比特币。。。。

  当然,数学在全球特别是美国有很多亲朋,他自己也懂网络,所以,在必要的时候,抛几篇英文文章,弄个软件,也不是难事。

  父母给了我生命,让我来到这个世界。我感谢父母自然无可厚非。而中本聪,则教会了我:去,做你自己的英雄。去中心化的精髓就在于分布式的节点。它让这个世界变的不在集权而中心。在这里,每一个人,如你,如我。都是节点,是自己的英雄。

  当然,我当然不是来和你谈什么英雄的,我想说的是中本聪,这个开创了比特币并将一生奉献在加密货币领域的老人。这个抛弃荣华富贵而甘于安静甘于平凡的男人。

  据丹华资本的Dovey Wan述说:关于谁最有可能是Satohi的问题。Satoshi肯定是在原来CypherPunk那个邮件里面。现在的猜想有两个即:1.Satoshi私钥忘了,这个就没办法了 。2.Satoshi因为各种原因隐匿,inactive。 我比较倾向于后者,能写出Bitcoin Whitpaper的人不会忘记私钥都。我最大的suspection是HAL Finney而为什么觉得是Hal,几个原因

  1) Hal是当年RPow的作者,也是加密圈里很有名的人

  我当然不是什么侦探,也不是小说家。很多东西我不懂不明白自然也不想去说,每个人心里都有他自己的中本聪的模样。如你,如我,如这普罗大众。是神,是佛,是这芸芸众生。

  我自2014年以来接触比特币接触加密数字货币伊始,就一直听说一个传说即:谁是中本聪!这个问题如同魔怔一样困扰着我,也激励着我。究竟是谁能甘愿舍弃如此财富与名声而自愿隐姓埋名呢?又究竟是谁创历史之先河创造出这种集平等与独立于一身的货币呢?但实际上我其实并不关心这个:我唯一记住的是当时朋友在向我普及比特币普及中本聪的时候,双眼满含热情与憧憬跟我说:

  很多时候,我们不断的去谈信仰,谈共识,谈比特币,谈区块链,谈信用基石,谈货币增发。也总在诉说,总在争辩。我们不断的在向别人诉说比特币的故事,也不断和每一个说我们是“传销”是“旁氏骗局”的人在争论。我们总在战斗,也总在奋臂疾呼。是的,我确实年轻,我也当然雨里很浅,但是改变世界的东西一定要资历老吗?

  我当然不知道是什么支撑着你走到现在。你又是如何面红耳赤的向旁人争辩:比特币并不是一种洗钱或者黑市的犯罪工具,比特币是一种加密的数字货币,具有去中心化,不可篡改的特性。我不知道你是如何说服你的家人说服你的朋友,去投资比特币的。如何,黯然的走过2014年那段腰斩腰斩而又惨烈的时光。是的,这些,我都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你那些黯然的时光。我只看见你,如同中本聪一样,在这波涛汹涌的潮水中奋臂疾呼,也孤独的背对指责的人群逆流而上。如神,如佛,有如这芸芸众生。大声呼喊,也黯然神伤。我们最终站到了一起,因为信仰,也因为中本聪 ,因为:

  比特币当然没有错,错的只是错误的用它的人。如果非要有什么责怪的地方,也只能怪他它太超前了。

  而你,当然,也是英雄。时间最终会给世人答案:

  然而hal早已因为身患渐冻人症而去世,无数曾经摇臂呐喊的人,无数曾经战斗在密码学前线的人,无数先辈,无数为了区块链,为了数字货币而战斗的人。也终于迎来了这比特盛世,而hal却早已离开。

  这比特盛世,当然如你所愿,但这比特盛世,却终与你无关。你安静,而平凡,你孤独,而沉默。你是英雄,一个为了伟大而甘于平凡的英雄。

  当然,你也是。每一个人都是自己的英雄,每一个人也都将认识其自己,也认识区块链,找到自己出发的初心,也找到自己的使命所在。我们当初为了信仰聚集在一起,也终因为信仰而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时间不会辜负任何人。而信仰也一定会最终展现它的力量。

  每一位有信仰的人,都值得尊敬。而每一个人都是他自己的节点。我们放佛是区块链世界里的节点,飘散在每一个角度,用着自己的力量不断去发声,也发光发热。我们最终必将照亮这整个世界。也再次向这个世界疾呼:

  最后,如果大家真的有Hal精神,这将会是一个百年盛世。而如你,如我,都将成为这场运动中的英雄。在历经波折与苦痛,辉煌与黯淡之后。最后来到中本聪的面前告诉他:

奇幻城娱乐-奇幻城娱乐网址-奇幻城娱乐官网